在华荷兰人涉嫌中国邻居死亡,被判四年半

141

居住在北京的45岁荷兰人Harm Fitié(中文法律文件中译为“韩非子”) 因与中国邻居发生纠纷,涉嫌与后者死亡 有关,7 月 21 日被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终审 判处 4 年 6 个月徒刑,低于初审时北京中 级人民法院对其 12 年附加驱逐出境的判 决。

2015年5月6日晚11时许,在北 京从事食品技术工作的韩非子在租住的 四合院二层露台上,与邻居芦某(Lu Zhicheng)发生争执,后芦某高坠落地, 送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6 年 7 月 29 日,北京市第二中级 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名,判处被告 有期徒刑 12 年。韩非子不服,认为原告 是酒醉跌落致死,与自己无关,且没有任 何目击者证明自己的过错。被告律师王甫 以原告死亡是一起意外事件,与被告没有 任何关系为由,提出无罪上诉。2016 年 12 月 1 日,此案在北京高院开庭审理后休 庭待判。

2017 年 7 月 21 日,北京市高级人民 法院作出二审判决,认定韩非子在与芦某 发生肢体冲突时,因疏忽大意而未能预见 到可能发生的危险,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而非故意伤害罪,故对其改判有期徒刑 4 年6个月。

邻里纠纷致人死亡,一审被判故意伤害罪

案件起源于琐事纷争。

据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韩非 子与被害人芦某同住在北京东城区一处院 里,二人住处二层露台相邻,有铁栅栏隔 开,双方曾因噪音问题产生过矛盾。

2015年5月6日晚11时许,芦某在

自家露台发出咳嗽声,韩非子认为其在制 造矛盾,遂持刀与芦某发生肢体冲突,致 其鼻骨骨折并从露台跌落地面,后因颅脑 损伤合并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

韩非子在法庭上供述称,案发当时他 听到芦某在阳台发出奇怪声音。因为“他 经常这么做”,所以认为芦某在制造矛盾, 于是去阳台抽烟,“顺便拿了把刀”。

“我虽然拿刀到阳台,但从来没想 过用那把刀。”韩非子称,拿刀是因为害 怕芦某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到阳台后,他 曾用简单的中文安抚芦某,但对方突然生 气,并辱骂其女友,于是其做出一个手枪 的手势,想结束对话。芦某非常生气,越 过栅栏向他扑来,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后 芦某从露台坠落。

2016 年 7 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 院一审认定,韩非子因琐事与芦某发生矛 盾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 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 刑 12 年,附加驱逐出境。

韩非子不服,上诉至北京高院,认为 芦某的坠亡并非自己所致。

二审认定主观非“故意”, 改判过失致人死亡

据二审判决书显示,北京市高院对韩 非子与芦某发生冲突致对方从露台跌落后 死亡的事实予以了确认,控辩双方的争议 焦点集中在韩非子致芦某死亡的主观心态 系“伤害故意”还是“疏忽大意”这一问 题上。

北京市检察院的出庭意见认为,韩非 子是认知能力正常的成年人,其明知案发 地空间狭小,围挡较低,应当且能够预见

韩非子

到在露台发生肢体冲突会造成危险,仍不 计后果地实施该行为,其主观具有明显的 伤害故意,被害人的死亡与其伤害行为具 有因果关系。

韩非子对检方的指控并不赞同。他回 忆说,芦某扑过来时,自己做出了防卫的 动作来保持平衡。然后芦某后退绊倒在栏 杆上,掉落下去。他强调说,自己与芦某 有肢体接触,但没有推搡,“我没有打他, 也没有对他造成伤害的故意。”

韩非子的辩护人也提出,其行为不构 成故意伤害罪,应当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 罪,且情节较轻。

北京高院经审理查明,韩非子与芦某 作为邻居,在日常生活中因噪音问题产生 过矛盾,案发当日双方因此问题再次发生 矛盾,且芦某处于醉酒状态,在二楼露台 仅有其二人的情况下,韩非子与芦某发生 肢体冲突,露台周围没有足以保障安全的 护栏设施,属危险系数高的地带,韩非子 应当预见到冲突行为有可能会发生被害人 从露台坠落的情况,但其由于疏忽大意未 能预见。

此外,韩非子在芦某坠落后立即下楼 对其进行抢救,这一行为间接体现出他对 于芦某跌落的主观心态系出于过失,符合 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

北京高院还指出,一审判决中虽有多 名证人的证言等证据能够证明案发前韩非 子与被害人有矛盾等案件事实,但对于韩 非子故意伤害芦某并致其坠落的事实,并 无直接证据证明,故认定韩非子犯故意伤 害罪的证据不足。

综上,北京高院二审改判韩非子犯过 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 4 年 6 个月, 且不再附加驱逐出境。

各方反应

对于最终判决结果,被告律师王甫认 为是“更为公平的处罚”,纠正了此前初 审中认为是故意伤害的决定,改为过失致 死。这意味着,加上已经收容两年多的时 间,被告在 2019 年 11 月 6 日刑满释放之 后,将不会被驱逐出中国。韩非子和他的 女友Diane Vandesmet此前表示,他们希 望继续留在中国。

判决结果宣布后,韩非子的父亲 Alex Fitié 单独接受了简短采访,这是他在 儿子 2015 年 5 月被捕之后第一次与其见 面,但不能拥抱。“我只能隔着玻璃和他 说话,我如果提出拥抱的要求,将会给他 带来不好的影响。”他对判决表示失望, 希望儿子被立即释放。他对NOS Radio 1 Journaal 电视台记者说,“一个显然无 罪的人却被判了四年半徒刑,当然令人失 望。”

此前,韩非子的亲属曾致信给法官, 表示愿意赔偿被害人家属,并“希望韩非 子能立刻获得自由,我们请求您的法院不 要求韩非子承认罪状;我们认为,如果那 样做将为他留下一生的痛苦印记。此外, 我们还请求您的法院不禁止他再次进入中 国”。

韩非子的女友审判时没有在场,事后 表示,对于判决结果“百感交集”,一方 面表示失望,因为没能无罪释放,但至少 比原来指控刑期少了很多,“希望他好好 改造,早点出狱。”她说。

荷兰驻华大使馆的三名官员参加了旁 听,他们受荷兰外交部派遣,了解案件的 审讯程序。荷兰外交部表示,案件审判的 法律程序和被告的律师值得信赖。如果荷 兰政府对审判缺少信心,将会出面行动, 那仅仅发生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

不过,荷兰新闻通讯社 ANP 的报道写 道:“被告律师王甫表示,案件整个处理 过程中,仍然存在许多问题,荷兰人在被 捕多次讯问后,没有得到法律援助,没有 及时取证;原告的儿子后来改变了证词, 等等。”

ANP 的报道写道,高等法院的判决与 初审判决差异之大,这在中国非常罕见, 这可能与韩非子家里给了死者遗属 68000 欧元的赔偿有关。

2015 年 10 月,荷兰国王威廉 – 亚历 山大访华时,会见了荷兰公民韩非子。